Topt9

她犹豫过。肖根 双方均为医生设定 反向人设定

Ida。: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和你刚见面,将人就互相吸引,莫名觉得是一个整体。这里是你的反向人。为什么叫反向人呢?你们的运气是共同的整体。两个人相加是一百,如果你占五十,那么他也占五十。如果你占九十,那么他只剩下十。当然,如果他占一百,那么你就快死亡了。你加薪的那一天,说明世界上有另一个人,可能刚掉了钱包;在你绝症突然痊愈时,说明世界上有另一个人,可能刚刚高速失事死于非命。如果你每天锻炼身体,招财进宝,那么世界上有一个人,他将会体弱多病,穷困潦倒。反之亦然。所以你的一生,都在同他争夺生命的质量。从你出生起,这个人就与你息息相关,而你们永远都在看不见的战场。


设定大概就是另一条lifeline,肖根二人都学医,她们从没见过彼此,两人的命运却以互为反向人的方式纠结在了一起。


DAY1


Sameen Shaw,Cleveland Clinic首屈一指的“天才”医师,似乎刚经历了她入职以来最倒霉的一天。早查房前咖啡洒在了自己最后一件干净的工作服上,穿着实习生的衣服忙了一天——倒是很衬她在一群满脸皱褶的老专家中异常年轻的脸。上手术前两次因寻呼机上显示紧急的消息分心,洗手洗到了脱皮。中餐时想起自己的饭盒出门前落在了鞋柜上,去食堂的时候只剩下自己最下不去口的磅蛋糕和面包硬到可以杀人的鸡胸肉三明治。主治医生休息室的咖啡机坏了,两间值班室四张床全部被占,连护士站打发小孩子的糖果都被吃完了。下午又被实习生告知,前一天还完全没有排异反应症状的心脏移植病人,今天生命体征极不稳定,当天很可能需要再次手术。而自己曾示好的实习生,也委婉地表达(托人转述)了自己的性取向并不允许俩人进一步发展。就连一天最后的最后,抄完病历的她终于找到空余的滚轮床,躺上去后被倾斜的床面吓得一惊的她才发现,床缺了一个轮子。


最终落得只能在诊所门外的台阶上小坐,随时等着寻呼机响起的她,正捧着一杯从实习生的休息室偷来的咖啡。十指相交将咖啡杯卡在虎口,她以门齿浅咬着塑料杯盖上的豁口,眼神懒散地散布在不远处的街道上。她大概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再想些什么了。是日暮,落日与单薄的月牙在天际面面相觑,Ms.Shaw的头发与并不温柔的晚风誓死抗争。她伸了个懒腰,却没有将双臂伸开,脊骨配合地嘎吱作响。她的脸,或是平淡了一整天已然僵得动弹不得,或是身心俱乏连皱眉都懒得,再或是她一贯面无表情吧,除了迎着风的时候眯眼,完全没有丝毫动作。


她还是被一场天气预报都没猜中的大雨赶回了室内。


他妈的,她想。他妈的。


Samantha Groves,中规中矩在州立大学念本科、硕士一举考到Duke University学医、实习期满三年后艰难争取到最后一个名额挣扎进麻省总医院。三分靠天赋,9997分靠勤奋的她,感觉自己的一天简直超神了。她早上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半年前操刀手术的胶质母神经瘤患者,经过一系列术后跟进治疗,在反复比对各类标准后被确认,完全痊愈了。早班查房,嚷嚷了一个月坐骨神经痛的前庭神经炎患者终于没有求止痛药,先天大脑发育不全的患儿术后恢复快得惊人。去门诊的自动售货机买咖啡,偶遇视力下降的病人被她及时察觉到视神经脊髓炎的征兆。午饭,一个媚眼一个微笑就从刚来的实习生手里骗来了最后一份奶油蘑菇浓汤和凯撒沙拉,甚至免去了她排队的工夫。然而最让她觉得幸运到不可思议的:万众瞩目的连体婴分离手术,在全院各科医生——当然也包括她——的共同努力下,竟然成功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实验过无数次、已经做好会失败的准备的手法,竟然完美契合了患者的情况。


一天的最后,连绵整日的阴雨都消散,留给了她一个有温度的黄昏。她单手握着一杯加双份奶油的热可可,在医院供病人散布的林荫道里慢步走着,享受着波士顿难得看上去温暖的日落。起风了,风并不大,但足够冷。她直面着不断钻进她衣领的气流,小啜了两口杯中饮料,抬手将飘飞到嘴边的边发挽至耳后。她给了这一天,这夕阳,这略带敌意的风,一个停留了好久的微笑。


她当然知道阳光落在自己棱角柔和的脸上和蜷曲的发尾上时的自己有多美。


我爱这世界,她想。


DAY2


Sameen站在卖场的货架前,纯粹凭着自己的营养学知识为自己挑选着新一周的食材。然而要顾及自己口味的话,她应该就不会买什么东西回家了。


草莓,酸,但是要买。香蕉,口感恶心...但是要买。蓝莓,好难洗啊?!但是要买。苹果,硬得根本不想下口,但是要买。吃卷心菜和吃草到底有什么区别,虽然还是要买。耶稣是干什么吃的竟然发明了豆角...但是没办法,要买。蛋黄的味道简直最难闻没有之一,但是鸡蛋还是要买。鸡鸭牛羊鱼肉!按每天210g的分量该称多少来着...


超市真不是个好东西。


Samantha,堂堂一医学生,管不住自己嘴和手的程度堪比三岁小孩。两岁半吧。营养学的笔记她记得比谁都好,到自己购物的时候,她却成了知识就是狗屎的典范。然而......


花生酱!我好像对花生有点过敏诶...算了先买再说,今晚就吃花生酱三明治!巧克力饼干棒,熬夜伴侣,买!薯片看手术记录的时候看一台手术可以吃不知道多少包,先买再说!虽然不怎么做饭可是肉还是要囤的啊,谁能抗拒肉啊——


超市是天堂。


DAY3to23


Samantha生了一场大病。多大的病呢?秉承医护工作者一贯带病甚至是带重病上岗的风格,她一直没有认真对待甚至时常忘记吃药的重感冒,持续了三个星期有余。其中两个星期没有上班,还有五天到了要躺在病房里挂点滴的地步——毕竟她在家也只会抱着前辈的手术记录一个劲看,Samantha Groves照顾自己的技能点,一个大写的0。她好转后医院还不敢让她第一时间回归病房,她甜言蜜语连哄带骗自己顶头上司三天才回到岗位。


Sameen的状态简直达到了她的巅峰,她身边的人几乎要怀疑她是躁狂发作了。每天最多六个小时的睡眠最少三台手术——她甚至抢了自己同事的病人,但好些都是那些病人听说了她的背景和近期极致的状态,主动要求迁到她手下的。接连完成并润色三篇半成品论文,发表后其中两篇的影响因子达到8以上。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望她兴叹之时——


她辞职了。


DAYn to n


Sameen专注于医学研究,多次获诺奖提名,出于压力罹患抑郁,尝试单纯依靠药物解决,上瘾后日渐滥用,但效果甚微。最后她选择了自杀,在自己最灿烂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Samantha的平凡终结于Sameen死去的那天。她成为了麻省总医院历来最年轻的一任院长,誉满医学界直至逝世。


她们交错的辉煌使她们始终没有机会见到彼此,一人总在另一人闪耀时不恰巧地渺小着。她们的一生,最有可能交错的,可能就是Sameen选择自己本科毕业后去向的时候吧。Samantha拼尽全力考上的Duke当然向Sameen伸出了橄榄枝,但Sameen最后还是选择了远在西海岸的Stanford。


她犹豫过。